道上的人都知道,中兴组名义上是在几年前就解散了,其实不过是换了个身份开始做能见光的正经生意了而已,其实组员都没有离开,就是所谓的换汤不换药。

  中兴组作为前.本地最大社团,于道上混的人而言,那威压就跟日本的x山x组于日本社团一样,简直就是:如雷贯耳!

  ……

  飞雷松开脚的时候,那人已经因为脑震荡晕过去了。

  他有些烦躁地在地上蹭了蹭鞋底,自言自语道:“少当家是个体面人,对我们约束很多,总是不许弄出人命,哎……我太难了。”

  还清醒着的那人听不太清楚他的话,只敢跪得端端正正的,生怕乱动一下下,挨打的就是他了。

  飞雷无法肆意发挥,戾气都憋在体内,心里更是燥得慌,蹭完鞋底后,一脚踹在跪着那人的胸口上。

  男人捂着胸口就趴到地上去了,啃了一嘴泥。

  他抬脚踩在那人的后脑勺上旋转了几圈,继续擦鞋底。

  一边旋转一边发出了毫无温度的声音:“你们再敢靠近万物教育或是敢动那里的任何一个老师,就不是今天这样的小惩大诫了,我会让你们彻底消失。”

  被踩着头的男人疼痛难忍,就算想要答应也因为嘴里有泥无法出声。

  飞雷十分不爽:“不要说什么四爷了,不管是十四爷,还是你亲爷爷,都保不了你。”

  说完就从地上那人的身上踩着走了过去,这下,鞋底终于擦干净一点了吧?

  虽然飞雷体内的暴戾因子还在乱窜,但是对方已经扛不住揍了,就算不够畅快,也比那两个只能望风不能出手的家伙爽得多。

  于是飞雷理了理西装领子,一副“我爽了”的表情,走到那两人面前。

  飞雁和飞鸽表示:艹,好一副嚣张的死样子!

  那两人被打得跟猪头一样,醒来后还是自己去的医院。

  医生询问伤情,问需不需要帮忙报警,两人连忙说是自己摔成那样的。

  一个飞雷都够恐怖的了,他俩还敢节外生枝,难道是嫌命长吗?

  飞雷说小惩大诫就是小惩大诫,下手还是有轻重的,两人都是皮外伤,在医留院观察了一晚,医生叮嘱两人要按时吃药,好好养伤就行了。

  第二天两人从医院出来就径直找张绍辉的妈妈去了,他俩是为她平事才惹上中兴组的,那她必须负责啊!

  医药费、营养费和误工费一样都不能少!

  都说“狭路相逢勇者胜,勇者相逢智者胜”,这两人和张绍辉妈妈勇是都挺勇的,但是智商都多少,所以谁输谁赢还不好说。

  但是以三人的智商和能力来说,多半是狗咬狗,一嘴毛,谁也落不着好。

  ……叶芊芊得知张绍辉被学校开除的事还蛮感慨的,她跟季柏说:“其实进了重点高中就相当于一只脚迈入大学的门槛了,那孩子要不是心术不正至此,也不会落得个被开除的

  结局啊。

  这件事让我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芊芊君子,又一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陆瑶邵允琛只为原作者江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小鱼并收藏芊芊君子,又一春最新章节